【OW|McCreaper】Ask For The Moon 痴人说梦 08

|唉,我也开始直男搓麻了|

|继续强调这是死神莱耶斯x麦克雷(注意攻受!)|

|本章再次含有神秘的时间跨度,章末时间点大约是你麦27岁的时候。|


——

Chapter 8

 

这是份礼物。

 

莱耶斯在听到爆炸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回来,他看到在围观人群中牵着狗的牛仔,牛仔也回头看向他,一瞬间眼里出现了明显的放松和释然,这孩子可能被吓得不轻,连嘴唇都因为失去血色而发白。红色消防车挤在莱耶斯被毁掉的房子前,消防队员还在全神贯注地扑灭废墟里剩余的火焰,整个街区就像刚刚暴雨浇透过的那样满地都是水。

 

“我之前想进去,但他们不让,”麦克雷站在莱耶斯身边说,“幸好你还没回来,否则我都不知道该去找谁领工资了。”他想开个劫后余生的小玩笑,但连他自己都笑不出来,麦克雷将狗绳缠到手腕上,从衣兜里摸出雪茄点燃,他咬着烟嘴呼出一口烟雾,然后隔了一会儿,才小声接着说道,“看到你还活着真不错。”

 

莱耶斯将属于麦克雷原本的牛仔帽按到牛仔头上,轻声回答,“我也是。”

 

 

后来的事情就类似于例行公事了。守望先锋接手了这起爆炸事件的调查,他们找到了那个神秘terrorist组织曾在莱耶斯房子里留下的蛛丝马迹——当然,与其说是‘找到’,不如说是这个terrorist组织特意为他们留下的线索。一个铁皮盒子,完好地从爆炸中幸存了下来,上面由红色喷漆喷涂着一个大大的T,而里面则仅仅是一张白纸。

 

“黑爪送来问候。”杰克·莫里森读着这上面的字,整张纸就这一行字,由上了年头的世纪前打字机打印而成,墨水漆黑,犹如来自过去幽灵的诅咒。守望先锋的指挥官仔仔细细研究了一番这张纸后,抬起眼睛看向麦克雷和莱耶斯,“除了媒体上以及报告里说的那些,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媒体有地方说的不对,长官,那房子不是我的,我也没有招妓,更没有同时招五个。”麦克雷严肃地说。

 

莫里森揉了揉眼角,“这些问题我会在媒体见面会上解释的,我向你保证。还有其他的吗?”

 

麦克雷偷偷看了眼莱耶斯,暗影守望的指挥官目光坚定,似乎是已经下了什么决心。

 

“黑爪就是我们之前一直在追查的那个terrorist组织,这是他们送来的警告,他们不怕我们,我们必须用更有效更主动的手段才能剿灭他们,否则类似的爆炸和蓄意谋杀只会源源不断。”

 

莫里森看着莱耶斯,碧蓝的眼里有丝复杂的神色,“你是在请求与我的合作吗,莱耶斯?”

 

“我以为我们已经在合作了,莫里森,在守望先锋。”莱耶斯语气冷淡,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另一个需要应付的联合国官员而已,“黑爪跟智械危机根本是两码事,消极应付只会变得更糟,你应该很清楚这点。”

 

“我清楚的是你顶着守望先锋的名义在干些见不得人的事。”莫里森提高了音量,他的回答很强硬,丝毫不给予莱耶斯丁点情面,他盯着莱耶斯然后又盯着麦克雷,补充道,“你们。”

 

噢,这就有点令人伤心了。麦克雷无辜地眨了眨眼移开视线。

 

“我也很清楚如果不是我们给你干这些脏活,你跟你的童子军们可能早就已经躺在棺材里腐烂了,士兵。”莱耶斯的话里带上了挑衅,这可算不上什么好兆头。麦克雷低下头叹了口气,他真的很不喜欢被强迫围观两位指挥官剑拔弩张的争吵现场。

 

“守望先锋需要的是为人们树立一个好榜样。”莫里森咬着牙低声咆哮,手指威胁性地戳着莱耶斯的胸口,他真的气坏了,如果形象点说,就是双眼都在冒火,“我信任你,加百列·莱耶斯,我是真的很信任你,但你不信任我!”

 

“杰克·莫里森,你误会我了,我很信任你,”莱耶斯挑起了眉,咧开嘴阴暗地笑了起来,“我一直很信任你能训练好那些童子军,毕竟你很擅长这个,不是么?站在镜头前面,侃侃其谈世界共同的梦想,关于智械与人类和平相处,顺便当一个完美的海报模特。”

 

“莱耶斯,我他妈警告你——”

 

“够了!”

 

一声凌厉的女声打断了这场火药味愈来愈浓的争吵,麦克雷扭头看去,安娜·艾玛莉正走进来。她的脸上比麦克雷上一次见到她时有了更多岁月的痕迹,黑发里的白发更多了一些,但她依然站得挺直,制服下的身体依然矫健有力,目光依然如炬,她是个真正的军人,像守望先锋里的大部分军人出身的人一样。

 

“你们都多大了,还像小屁孩一样吵架?”艾玛莉走到莱耶斯和莫里森之间,毫不客气地推开了两个人,活像这两个人本来马上就要扭打在一起似的。“我都听说了,黑爪炸了你的房子,加百列,然后你就要跟守望先锋的指挥官大吵大闹吗?”在莱耶斯进行反驳之前,艾玛莉又立刻将矛头对准莫里森,“还有杰克,现在可不是纠结私人恩怨的时候。”

 

莫里森深吸了口气,双手抱着胸口扭过头;莱耶斯也没好多少,他显然憋着口闷气,这让他本来就黑的脸更黑了。艾玛莉看了看这两个人,又看了看麦克雷(他只能耸耸肩,这样的争吵他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她叹了口气,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你们真想吵的话可以留到下次队内作战会议的时候再吵,行吗?”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莱耶斯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麦克雷也只好重新戴上牛仔帽,朝着艾玛莉点了点头,“回见了,女士,很高兴再次见到你。”然后他又对着莫里森歉意地笑了下,虽然莫里森依然还在火气上头而没有做出任何表示。麦克雷砸了咂嘴,转身跟上了离开的莱耶斯。

 

留下的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是艾玛莉噗嗤笑出来才打破这尴尬的氛围,“如果你们老这样内讧,可能不需要黑爪袭击我们都能自己先崩溃。”她是带着玩笑性质说的,但莫里森看着她,眉间尽是忧愁的颜色,仿佛他已经看到了未来,而这样黑暗的未来他根本无力去阻止。

 

“我不知道,安娜……”莫里森疲惫地说,“一切都变了,不管是我们还是世界。”

 

“不,杰克,我们没变,你也没变。”艾玛莉揉了揉莫里森金色的头发,即使这头发里已经掺杂进了个别刺眼的白发,“每次我看到你,我就感觉你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小家伙,年轻气盛,每次冲锋都冲在最前面,你和加百列是对好搭档,我到现在都坚信不疑,你也不应该怀疑自己。”

 

“也许怀疑自己的并不只是我而已。”莫里森叹着气,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位年长于他的女性说,“你哪天能不把我当小孩吗?”

 

“哈!你们对我来说都是小孩,包括加百列在内,我认真的,”艾玛莉拍了下莫里森的后背,表情严肃地说,“但我很喜欢那个牛仔小子,他比你和加百列懂礼貌多了。”

 

莫里森抹了把脸,“我可不这么认为,麦克雷惹出的麻烦并不算少。”

 

“是啊,他以前还是个通缉犯,但那重要吗?”艾玛莉瞥了他一眼,“现在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不能给敌人任何趁虚而入的机会。”

 

守望先锋的指挥官回身看着标注了诸多terrorist袭击位置的投影地图,深深吸进一口空气镇定下来,“你说的没错。”在现在的紧张局面下,他真的需要将那些私人恩怨摆到一边去了。

 

 

 

莱耶斯心情不大好。这也完全可以理解,毕竟他跟莫里森大吵了一架,使得莱耶斯兜帽下的阴影更重了些,但不太正常的地方在于,他已经连续好几天心情不大好了。

 

他对暗影守望特工们下达命令的时候没有一丝容忍,那些下达的任务甚至都有些不近人情,黑爪并不是个普通的恶势力组织,他们装备精良且有独特的刑讯手段,没有人能在面对黑爪时保留任何秘密,所以要求特工主动接触黑爪时理应万分谨慎。但麦克雷直觉莱耶斯并没有想这么多,或者莱耶斯在麦克雷看不见的时候有下达保全的措施,总的来说这是莱耶斯的一个缺点:太过执着。执着过了头就是固执,莱耶斯有时候真的可以说是一个老顽固,老顽固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只会冲着猩红斗篷抖动的方向横冲直撞。

 

晚上的时候,莱耶斯抓着麦克雷的手腕,几乎像是用上了杀人的力道。所幸麦克雷很能忍耐,他忍耐着莱耶斯狠狠抓着他的手,忍耐着莱耶斯不算温柔地刺进他的身体,忍耐着莱耶斯在他的肩膀上留下渗出血的齿痕,已经习惯了这些的牛仔甚至都有些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当然是仅对于做爱而言。他会抱着莱耶斯,顺从地打开自己的身体,发疯地要求更加用力,这个时候的他非常享受被莱耶斯的占有欲笼罩的感觉,当然是仅对于做爱而言。

 

好在莱耶斯逐渐恢复了过来,虽然缓慢,但的确是在恢复,他的眼睛里终于又有了一些柔软的东西,抱着麦克雷的时候也终于又有了一些难得的温存。

 

“我会赢的。”莱耶斯亲吻着麦克雷的嘴角。

 

“和黑爪这样的terrorist组织战斗可不是比赛。”麦克雷哼了哼,轻轻咬在莱耶斯的下唇,他的嘴唇与莱耶斯的嘴唇轻轻摩擦着,勾出更多的灼烧感和喘息,他贴近了莱耶斯的身躯。

 

“我会赢的。”莱耶斯笃定地低声重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拥有充足的理由。也许他要赢的并不是单纯与黑爪之间的战斗,在很久之后麦克雷才慢慢意识到这点,在把麦克雷拉到探寻正义的道路上之后,莱耶斯在对正义的理解上逐渐走向麦克雷看不太清晰的方向。

 

偶尔麦克雷会阻拦莱耶斯的一些命令,比如,阻止莱耶斯让一队暗影守望特工去某个疑似黑爪据点的地方‘自杀’。麦克雷不喜欢打无准备的仗,事实上他很清楚莱耶斯也不喜欢,但他们已经被黑爪骚扰威胁了太久,久到足以让莱耶斯这样身经百战的战士失去耐心。好在莱耶斯的身边有一个麦克雷,而麦克雷在阻拦他的同时会告诉他以实际操作来讲更好的策略,这在莱耶斯怒火攻心的时候往往没什么用,但至少让莱耶斯在看到特工尸体被抬回来的时候会不太情愿地思考麦克雷的建议,然后在下一次,他就会考虑让麦克雷在作战会议上停留更长时间。

 

麦克雷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拥有领导天赋,因为大部分时候他都更喜欢单干,如果莱耶斯硬塞给他一个或者多个搭档,他会感觉很不自在,并不是说他不信任这些特工搭档的能力,而是沟通费神。而有些新入特工总喜欢问东问西,这些问题之中甚至包括了他与莱耶斯之间的私密八卦。按道理说,麦克雷也不太愿意老是不得不把维和者的枪口抵上这些同僚的鼻子,威胁说他们再讲一句和任务无关的话就扣下左轮的扳机。

 

黑爪炸毁莱耶斯的房子是一份礼物,也是一个警告,意味着世界不再有安全之所,守望先锋(也包括暗影守望)已经成为黑爪的眼中钉与肉中刺。那些疯狗会不顾一切地试图摧毁这个从智械危机时期开始就不断为和平斗争的特工组织,虽然麦克雷自己没有清晰意识到,但他的确是在这个组织里已经越来越有了身份认同的感觉。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麦克雷不会眼睁睁看着黑爪摧毁这个组织,但当这个‘摧毁’是由另一个方向引起的话,即使是麦克雷自己,也难以维持决心。

 

如西蒙所说的那样,守望先锋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守望先锋了。民众举着抗议的牌子围在守望先锋的任务部队四周已经变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那些负面的传言在逐渐消磨守望先锋每一个人的耐心,而联合国……联合国压根就没想着为他们澄清任何事,也许那些政治家只有在面对宴会的菜品时才稍微积极一些,甚至都没想着给他们批复出击任务的费时加快一些。

 

这段漫长的时间里,即使莫里森领导的守望先锋与莱耶斯领导的暗影守望以一种口头协议的方式进行了合作,但他们在与黑爪的对峙中依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失败的:他们自以为摧毁掉了黑爪的重要关节,却发现没过多久黑爪就有了新的替代,甚至比之前的那个更加难缠;他们自以为拯救了被黑爪袭击的民众,却发现自己在拯救民众的过程中丢了更多自己人的性命(而民众根本就不感谢他们,因为守望先锋丑闻缠身,满身烂疮);他们自以为智械危机是人类历史上继世界大战后最大的危机,却发现真相并非如此。

 

然而应该庆幸的是,守望先锋内部大多数人依然还算和睦,至少明面上,他们还是团结一心。麦克雷偶尔会在食堂碰见莫里森和艾玛莉,这两个军人拿着餐盘站在一起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却依然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如果莱耶斯恰好不在,那么麦克雷会和艾玛莉坐在一起,听艾玛莉聊她的女儿,或者听莫里森聊临近的一次新兵考核里的轶事。

 

“小法拉越长越高了,感觉都快比我高了。”艾玛莉边把花椰菜叉进嘴里边满含着爱意说着。

 

“说到这个,我记得她小时候说梦想进守望先锋,是吗?”麦克雷吞下嘴里的牛排,看了一眼正埋头专注把香肠切成等量大小的莫里森。

 

艾玛莉托着腮帮嚼着食物思考了一下,“噢,小法拉……”她叹了口气回答,“她值得更好的生活。”

 

切香肠的莫里森有些无奈地低着头勾了勾嘴角,麦克雷也隐约觉得有一点尴尬,倒是艾玛莉自顾自继续说着,“虽然我是这么想,但她确实还是梦想着要来守望先锋,可能这也比那些被半强迫加入的人好多了。”她的视线落在了食堂另一边桌子的源氏,那个半机械忍者刚刚吃完自己的那份食物,双手合十念着什么。

 

“我以前也是半强迫加入的,女士。”麦克雷友善地提醒。

 

“说的不错,”艾玛莉笑了起来,“但你的可爱无人能及。”麦克雷发誓艾玛莉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头的源氏不易察觉地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头盔下的那表情简直令人难忘,仿佛鸡皮疙瘩以肉眼可见的形态掉了一地。

 

“安娜,别老是夸这个麻烦精。”莫里森也笑了起来,顺便吃了块切好的香肠,“他上次出任务打坏了飞机里的灭火器,把泡沫弄得到处都是。”这都是一周前的事情,而莫里森的记忆力好得惊人。

 

以这样的氛围,麦克雷总觉得他们还能走得更远,那些海市蜃楼总像个美好的保证。他拿起剩下的一根香蕉,决定在餐后拜访一下在实验室扎根了的温斯顿,温斯顿虽然还是个年轻的猩猩,但这个戴眼镜的猩猩总是有他独到的见解。

 

随后就在当天,麦克雷被莱耶斯的来讯叫到了办公室,并告知了他最新的任务进展。没错,在守望先锋与黑爪的战斗胶着了又一个两年后,暗影守望终于又抓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有消息说黑爪想从内部击垮守望先锋,而他们的目标则是情报部门中的一把好手杰哈·拉克瓦。


评论(6)
热度(58)

下限极地2.5号。
2号公测升级版。
脑洞和正文并存。
毫无下限。
掉洞不理。
推文。
评文。
唠嗑图站请至隔壁(坟头一号)已埋土,上坟请输入两亿拼音http://mymeat.lofter.com/
美漫汉化与吐槽站
http://mywolverine.lofter.com/
文库请至不老歌的3号http://bulaoge.net/?tiandlzz
1号与2号已死。3号半死不活。
实际备份文库已迁徙至AO3。
ID为tiandlzz。


墙头:
龙腾世纪
质量效应
金刚狼
COD
刺客信条
虐杀原型
足球

太懒不想写本命cp。
被雷不关我的事。

© 格瑞·腐食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