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love is a prime number 爱是质数

Title: love is a prime number 爱是质数

Author: Anemoi

Translator: tiandlzz

Fandom: Football RPF

Pairing: Cristiano Ronaldo/Gareth Bale(斜线前后不区分攻受)

原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35208

说明: 短篇一发完。本篇就是我之前推荐的那篇,另外我很久没翻同人文了所以有些手生,特别感谢 @暗子 忍受我无数次的提问骚扰!我也没法保证是百分百完全的翻译正确,如果能看懂英文还是推荐大家去看英文原文!

就像我在推荐里说的那样,这是一篇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文,作者对两亿的“矛盾”有自己的理解,同时也狠狠鄙视了臆想两亿是秘密敌人的媒体猜测(可以看她给我的回复www)。

当然我会如作者要求的那样给她本篇翻译的地址,作者好像是能稍微看懂中文的样子ww所以大家可以在这里尽情给作者留言www

【文中的斜体字在lofter上我会用下划线代替,在我的不老歌里会还原斜体】

授权: 



一切都是在一次训练课中变得尖锐化,因为显然就是如此。Gareth甚至都想不起引发这一切的种种事件源头,因为那些大概都是无数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他们不再互相道早安。比如他们的庆祝拥抱变得僵硬且结束得太快。比如Cristiano因为他每次小小的传球失误而朝他皱眉。

 

这些都导致了现在这一幕——Cristiano在训练中对他用了一个相当恶劣的铲球动作。Gareth在躺倒地的时候猛呼了口气,后脑勺疼得要命。他有些耳鸣了。Marcelo和Isco在他后面什么地方笑着,但那可不是令人感到舒服的笑声,即使他们所有人刚刚才意识到这回事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原以为的那样要严重得多。

 

Luka把他拉了起来。Cristiano只是站在那儿,强行假装他是在跟Pepe交谈的样子,这让Gareth的牙齿生疼,费尽了全身力气阻止他自己走过去把那混账揍趴下的想法。

 

他没有这么干。他转过身笑了笑,他们重新开始了传接球训练,而Cristiano没有看他,一次都没有。

 

 

之后他们两个在洗澡的时候,他拉了下Cristiano的手臂。站在水蒸气的热流中,处在他们的队友那些狂欢似的呼号声中,让自身有一种脆弱感。Gareth斜了斜身子让他自己的声音高过Sergio的叫喊声。“你稍后能留下来一会儿吗?”

 

他觉得他只是在恰当的时间逮到了Cristiano。Cristiano飞快眨了下眼睛,眼睫毛上的水珠都还没干掉。他点了点头。

 

他很想念这时候他跟Cristiano和睦相处时的半亲密感。他们现在都穿上了衣服,Gareth的头发垂到了他的领口,因为已经长得很长了。他取下他的发带把水撇干净,然后在手腕上缠了两圈。Cristiano在费神他胸前的衬衫纽扣,明显是在试图拖延之后不可避免的对话。

 

最终Gareth清了清喉咙走了过来。他试着把自己确信拥有的那些冷静从身体里凝聚起来,说,“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么?”

 

Cristiano慢慢转过来面对他,眼神带着怀疑和空白。“对你?为什么我会对你有意见?”

 

他不是这个意思。Gareth心里想着,努力做了个深呼吸。他的声音里并没有嘲笑的意思。

 

“今天的训练课上你似乎相当生气。我是说我肯定你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私事。”Gareth的一只手穿过他湿漉漉的头发,满心都是挫败感,思绪变成了一团乱麻。“但是你要告诉我出了什么问题啊,因为我们还得一起工作,好吗?”

 

“没出什么问题。”Cristiano干巴巴地说。

 

“好吧,我知道你是在拒绝承认或者其他什么,但很显然你没有——你没想跟我平心静气地谈。”

 

Cristiano没有回答。怒气在他的身体里升起来,几乎像洗澡间的蒸汽那般可以肉眼可见。

 

“你要走了吗?”Gareth不敢相信地说,“你就不能——”他伸出一只手想要阻止Cris,他本来是想抓住手臂或者肩膀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但Cristiano怒骂着把他推开了。

 

“你他妈究竟有什么毛病?”Gareth说。他慢慢地向Cristiano走过去,双手在身侧紧握。

 

Cristiano笑了,而Gareth根本没法骗自己说他这不是嘲笑,因为嘲笑的意味是以Cristiano Ronaldo眉毛挑起的方式和唇角弯曲的方式出现的。Cristiano转过身,准备离开。

 

“他妈的怪不得你女朋友会离开你。”Gareth说着。一次不正当的攻击手段,他能想出来的最糟糕的一种,满溢出怒气,也没有留下思考的空间。这是次错误的攻击手段,而他在这番说辞从他嘴里滑出暴露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时就意识到了这点。

 

Cristiano的眼睛睁大了。他凑了过来,随后Gareth知道的就是——他的头砰地撞到了他身后的墙上,他的下唇一阵刺痛,鲜血流进了他的嘴里。他抬起头来,Cristiano的脸不再那么怒不可遏。相反他看起来被吓坏了,他伸着手说着一堆夹杂着道歉的葡萄牙语。

 

 

Gareth一拳打在他的下颌上。

 

 

——

 

 

“搞什么鬼啊。”Cris又说了一遍,两分钟内的第二次。他扭头瞪了眼Gareth。他们两个躺在长椅上,双膝相触。Gareth先虚弱地滑倒,感觉视线里金星直冒,然后Cris跟着他滑倒,护着他肿起来的下颌。Gareth试着回想他上次揍人是什么时候,他追溯到了高二,某个17岁的后卫太过热心于拦截他而造成的场上斗殴。

 

“我脑震荡了。你他妈让我脑震荡了。”Gareth宣布着。他感觉头昏眼花,绝对合情合理,然后他在突然看到Cris脸上表达愤怒的表情时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Cristiano看了他一会儿,随后扭过头也笑了。

 

“哎呀。”他忽然说,因为下颌的疼痛而缩了缩。Gareth笑得更厉害了,即使这让他的破掉的嘴唇生疼,笑得也感觉有点愚蠢和荒谬。但Cristiano把他的笑容藏在手掌后的样子让他心里出现了变化,就像一把钥匙扭动了一把锁。

 

 

——

 

 

他们并没有回到以前那样(在皇马开始输球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狗屁似的之前,这就是Gareth能记起来的地方),但从他们之间一直存在一种职业性冷淡的礼貌面纱以后,其实这还算是蛮不错的。Gareth并没有吃惊隔天的训练课上Cristiano拍了拍他的后背。他转头看过去,因为Cris用粉底遮掩了下颌的瘀伤而在心里笑了出来。Luka困惑地看着他,半揶揄地指着他自个儿的嘴问,“怎么回事?”

 

“我……撞门上了。”Gareth说。Luka挑起眉活像是在表达好吧。随便你。Cristiano在他们的另一边哼了哼鼻子。

 

他们配合得更好了,或者也许仅仅是Cristiano更少生气,更加专注的原因,以至于他们的动作协调一致仿佛久未配合。Karim惊奇地看着他们,但也没说什么。Marcelo在场上另一头用手圈着嘴像是用着扩音器喊道,“你们两个是回到蜜月期了吗?”

 

Gareth看都没看地朝着对方竖了个中指,随后把球传了出去,看着Cristiano把球完美地停在自己的脚下。

 

 

——

 

 

在他训练后驶出巴尔德贝巴斯基地时,已经有球迷等在出口处,但他没停车也没去看一眼。Gareth觉得自己很不稳。换句话说,他把赛后球迷的嘘声记忆清出脑袋,他小心翼翼地远离体育小报和新闻头条,他把收件箱里的东西直接扔进垃圾桶。他仍然不理解人们为什么要坚持跑出来站在路边举着写有“卖了Bale”闪烁字体和糟糕语句的标语牌。但他还是朝着人群挥了挥手,竖了根大拇指并露出一副电力十足的夸张微笑。也许是Cristiano影响了他。

 

他的手机在途中响了起来,他心不在焉地接听说,“你好?”他把手机夹在肩膀和头之间。

 

“Gareth。我想问问你可不可以,呃,过来。来吃顿晚饭。”Cristiano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响起,Gareth抓着方向盘的手猛地歪了一点。有人在他车后按起了喇叭,他重新坐直矫正了方向盘。

 

“这是个道歉吗?”他慢慢地说。

 

“你想听道歉吗?”Cris急躁地说。

 

“随便吧。我会来的。”Gareth说着,在高速公路的下一个出口拐弯。

 

 

——

 

 

“我的老天。”Gareth一把把手柄扔在了他身边的位子上说。他看向Cristiano,后者笑得跟只柴郡猫似的,视线依然紧紧黏在电视屏幕上。“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Cristiano的回应是一声胜利的欢呼并指着屏幕,他在马里奥赛车里稳稳地击败了Gareth。不玩FIFA算是不言而喻的协议,但Gareth开始怀疑Cris甚至都不擅长FIFA。他是该死的马里奥赛车专家。Gareth把头埋进了两个靠垫里试图隔绝掉Cris的喊叫声,随后他把靠垫扔了过去,带着轻微的愠怒却又有些愚蠢的宠溺。

 

“该死的彩虹路。”Gareth呻吟着,因为脸埋进抱枕里而声音模糊不清。Cris把抱枕从他脸上扒拉下来,满脸笑容。他看起来好像太自豪了点,由于心情激动而发红的脸,乱蓬蓬翘起的头发。Gareth发现自己目不转睛了。

 

门铃响了,Cris一跃而起跑去拿他们的外卖。

 

 

Cris坚持要在真的盘子里吃上他们的外卖,无视了Gareth抗议说的点外卖的真正用意彻底被剥夺了的话。“你必须去洗盘子。”

 

Cris耸了耸肩,“家政工可以明天来干这活。”

 

Gareth惊愕地瞪着他。他张了张嘴又放弃了,随后站起来把盘子里剩余的食物刮掉。

 

Cris撅着嘴跟着他进了厨房。Gareth边把洗洁精挤到海绵上边说,“你都三十岁了却还把盘子留在厨房里整整一天?”他瞥了眼Cris,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说得太居高临下了,但Cris只是微弱地笑了下,靠在Gareth旁边的洗碗台边上。这间厨房装饰着巨大的窗户,干净的玻璃窗格让垂死的阳光照射进来,望出去就是Cris的后院。游泳池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在傍晚的微风中波纹点缀着细小的金色。Gareth手上冲洗着他们的叉子,但他却看着Cristiano。看着Cristiano的脸似乎陷入沉思的样子,不像比赛中时的那般专注。他记住了这一幕,一张他之前从没见过的Cristiano的脸。

 

Cris发现了他的瞥视。Gareth脱口而出,“为什么你要我过来?”

 

Cris耸了耸肩,回头望着窗户。

 

“我可没有你还没有得到的东西。”Gareth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他开始用洗洁精搓洗盘子,执拗地不去看Cristiano。所以Gareth不知道Cris在轻声说出口时的表情,“噢?你觉得你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Gareth张开嘴想回答,却突然意识到Cris凑得更近了,让他们的臀部都有了碰触的感觉。他转过身而Cristiano的双手托起了他的脸——

 

Gareth把盘子丢在了水槽里。盘子溅落到了底部,发出一声可能代表着盘子碎掉的尖利响声,但他没去看,因为Cristiano的手托着他的下颌,舌头舔到他的嘴里去了。Gareth的手停在Cris臀上,他的拇指轻擦着Cris那可笑的Gucci皮带下的皮肤。

 

Cris颤了颤——Gareth的双手湿漉漉的还带着肥皂泡沫,但他们只是就这样呆在那儿,在厨房水槽边接吻,屋外是蟋蟀小声的鸣叫。Cris的眼睫毛看着是金棕色的,Gareth终于退了开来。

 

“抱歉,”Cristiano突然先说出来。他看着有点太过漂亮了,但挺真实的。挺人类的。他站在那儿,上气不接下气。Gareth抬起他的手才发现他在Cris的衬衫上留下了湿漉漉的痕迹。他边笑边说,“我也是?”这话听起来像他反而是在问别的某些东西。

 

Cris露出一个迟缓的微笑。“没错。好吧。”

 

 

——

 

 

情况并没有好转,他们总体上而言的情况,即使Ronaldo-Bale的情况似乎是有改善的。这并不是说Cris再也没有在球场上朝着他咆哮,而仅仅是Gareth让这一切自然发生就像是训练时他让雨水自然地落在他的外套上而已。协调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在每次训练课后留下来加练就像是两个狂热分子想要超越彼此。

 

他们在一起放缓下来的时间通常是坐在球场中间,啜饮他们饮料瓶的时候。Gareth看着Cris斜睨着太阳,汗涔涔的小腿上沾染着点点青草。有时候他们会接吻,慵懒地接吻,更像是心血来潮而不是蓄意而为,Cristiano的嘴尝起来像佳得乐运动饮料味的果汁。

 

有时候Gareth会去Cristiano的家里,他们会干些很普通的事情,比如玩FIFA或者拳霸。边吃着外卖边谈每日的训练课。Gareth有时候也会谈起Emma,她在威尔士和Alba的近况。当日子缓慢滑向夏天,他们也会坐到泳池边。Gareth带来了他自己的防晒霜,因为他深深地意识到他无论是暴露在什么阳光下几乎都像烧起来一样。

 

“这不——”有天Cristiano说着挥了挥一只手,提出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建议,不管是想以此解决什么问题都不会是他想要说清楚的问题。当他扭头看向Gareth的时候,墨镜反射的光直直照进Gareth的眼里。

 

Gareth耸耸肩。“没错啊。”继续把防晒霜涂到他自己的大腿上,他有种可能这样做已经太晚了的不祥预感,他的皮肤已经敏感得摸起来有些刺痛了。这不代表什么。这不算是一种关系。这不会继续下去。Gareth很了解这句话里的主旨。

 

但Cris温和地对他笑了笑。“现在都四月份了,Bale。这不是还能无防护直面的合适阳光了。”

 

Gareth把防晒霜的罐子朝着他扔了过去,因为Cristiano的闪躲而没有命中预定目标。

 

反正这不会持续太久,因为他们——他们都在同一条错误的道路上。但是Cristiano在这里,就在现在,近在咫尺。他咧嘴微笑的样子就像是他知道Gareth在想什么一样,他翻了个身,完美的腹肌绷紧了。

 

“什么鬼。”Gareth笑了起来,“这是场竞赛么?”

 

Cris策略性地以伸展身子作为回应,炫耀着被晒成黑金色的壮观肌肤。他伸出手使劲拉了拉Gareth长得过头的几缕头发。

 

“把你的头发给剪了吧。”他说。听起来不像是个问句。

 

“去你的。”Gareth说,随后弯下腰把话语软化进一个吻里。

 

 

——

 

 

Gareth觉得如果他们能靠纯粹想赢的意志就能赢下比赛的话,世界将会成为更适宜居住的地方。现实状况是他们还在继续撞死胡同,无论他们在训练后留下来加练多久,无论Gareth追上或Cristiano踢进多少球。皇马艰难地赢了。皇马输了。皇马平了。皇马平了。皇马又输了,然后媒体就来刁难了,而Gareth继续驶过那些在他去训练的路上举着“卖了Bale”标志牌的小伙子们,他让他的嘴扯出一个微笑,朝他们挥手,依然是老一套,老一套。

 

在一次特别糟糕的输球以至于争冠变成绝无可能的结果后,Gareth给Cristiano打开门,后者正拿着一套六罐装的啤酒。

 

“很经典。”Gareth告诉他,然后让他进来,手掌在他穿着皮夹克的后背流连。Cris只是那么看着他,就像是他不理解那个词的意思似的。他们并没有像这一次之前的那些输球后以在墙上做爱来结尾。相反Cristiano在沙发上伸展着四肢,大声读着在谷歌上搜索他们名字得来的头条新闻,如此这一整晚他们就成了某种最糟糕的受虐狂。他们喝光了Cris带来的啤酒,Gareth又拿来了Emma父母送给他的酒。

 

这一活动到最后就变成了某种狂欢似的闹剧,与他们的真实状况大相径庭。“Gareth Bale之后转会去曼彻斯特联?”他大声读着,努力憋住笑。

 

“不对啊。不你读错了。应该是Cristiano Ronaldo去曼彻斯特联。”Cris严肃地嘲讽说,随后放弃严肃爆发出大笑。他沉重地垂下头靠在Gareth的大腿上,Gareth的一只手圈着他的喉咙,他们都安静了下来。Cris叹了口气,这只是最微弱的呼气,但Gareth可以通过他胸腹的下陷而感觉到。

 

“也许我们会一起去曼彻斯特联。”他低下头看着Cris,希望这是一轮大笑的引子。Cris纵容着他,挑起眉弓,嘴唇上浮现出一抹坏笑。

 

“在那之前呢?”Gareth说着,无力地举起他的酒杯。

 

“在那之前,还有下一场比赛。”Cris帮他说完了。他把Gareth的酒从手里夺了过来,放到了桌上。然后他攀到了Gareth的身上,他们的身体适应了彼此,面与面,角与角,即使这仅仅只有片刻。

 

 

——

 

 

在他们踏上球场之前,Gareth感觉到Cristiano的手放在他球衣的后背上,拇指温暖着他的脖子。“我们会把他们打得找不着北。”他说。Gareth思索着世事无常。伯纳乌上方的旗帜迎风飘舞翻飞。Sergio严肃地盯着他,在声浪催动他嗡嗡鼓动的心脏时,对他说着为了把他带到这儿来,到这个球场上,穿上白色球衣花的所有钱都是物有所值。然后他不再去想,彻底放空了自己,再进入了一种兴奋状态里,因为现在有场新的比赛,而新的比赛就是新的开始。

 

然后他跟在Cristiano身后跑了出去,人群的咆哮声如同海浪撞进他的耳中。即使存在嘘声,他也听不到。

 

 

-FIN-

——

"Love is a prime number.There's always another one for you to find." - A Softer World

爱是质数,你总能找到另一个。


评论(12)
热度(70)

下限极地2.5号。
2号公测升级版。
脑洞和正文并存。
毫无下限。
掉洞不理。
推文。
评文。
唠嗑图站请至隔壁(坟头一号)已埋土,上坟请输入两亿拼音http://mymeat.lofter.com/
美漫汉化与吐槽站
http://mywolverine.lofter.com/
文库请至不老歌的3号http://bulaoge.net/?tiandlzz
1号与2号已死。3号半死不活。
实际备份文库已迁徙至AO3。
ID为tiandlzz。


墙头:
龙腾世纪
质量效应
金刚狼
COD
刺客信条
虐杀原型
足球

太懒不想写本命cp。
被雷不关我的事。

© 格瑞·腐食者 | Powered by LOFTER